平江县文物管理所

平江皮影戏

  皮影戏自明清传入平江到现在已有六七百年。其剧目有两个特征:一是原始作者名姓失传,二是没有文学剧本。艺人说“戏在心里”,流传下来的剧目都是历代艺人一字一句口口相传的。皮影戏班子人少,一般是3-5人,有时甚至只要2人也能唱。皮影戏子演出道具容易搬运,所有“影人”、道具、乐器装在一副箱担内,一人肩挑。皮影戏演出场地不受限制:大庙戏台、中庙下殿、小庙门前、农舍堂屋大门内外、街道两边店铺门前都可以搭台演出。这些有利因素,成就了皮影艺术遍及城乡各个角落。
  平江皮影行当角色同巴陵戏、湘剧相似,分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,每一行当又有年龄划分,艺人要按行当年龄不同发音演唱。小生、正旦用假嗓,叫小嗓子;花脸用沙哑的喊叫;红净要用虎音唱;老旦语音要低而含糊又使人能听清楚。四十八本老皮影戏是启蒙戏,是训练基本功的戏,要背熟各种“通引”“通白”“铁引”“铁白”(或叫“孤引”“孤白”)。“引”是上场引子,“白”是定场诗,“通”是分行当通用的,“铁(孤)”是某一剧目特定人物、特定场景的唱词;“水词”是演出时临场编的,类似“即兴诗”。编水词要求平时积累素材,掌握韵律,临场进入角色,思维敏捷。
  平江皮影戏的声腔分为琴腔、唢呐腔(南江艺人叫歌腔)两大类。有些唢呐腔剧目中,第一个登场人物的第一段唱是用琴腔的。另外,某些剧目的某一片断演唱渔鼓道情、莲花闹和专用小调,属于辅助腔调。琴腔属于汉戏系列,源于汉戏的巴陵戏和湘剧是流行平江的大戏,过去统称“巴陵戏”。平江影戏的锣鼓经、南路、北路各种板式的唱腔过门与汉戏、巴陵戏一脉相承,经艺人口口相传,加上平江语音的区别,又不完全同于汉戏、巴陵戏。唢呐腔(歌腔)是皮影传入平江后产生的一种新腔,是平江皮影戏的独特风格,类似越剧清唱、湘剧高腔的形式,清唱加唢呐尾腔,但腔调韵味与湘剧高腔完全不同,风马牛不相及,唱词为上下句,每句一般七个字,结尾句用三字导入唢呐过门。平江皮影戏唱腔中还有很多的专用小调,多用在一两个人物从事某一单纯乏味活动时,如耕田、锄棉花、打更守夜等,为解除疲劳、舒散忧心、自宽自解、自我调侃而唱。唱词与剧情无关,有些唱词还是故意说反话或错话,采用清唱形式,咬字准确、清晰,依字音高低行腔归韵,加入打击乐过门或吹奏唢呐过门伴之以打击乐。
  平江皮影戏早于平江花灯戏,因此原创于皮影戏的小调要多。但皮影戏演出中,有时也演唱花鼓戏、平江花灯戏的腔调,还用到快板、莲花闹、渔鼓等一些文艺表演形式。

  2012年,平江皮影戏经省人民政府批准确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。













( 2015-03-16 )